黎殊

主喻黄/双花/伞修/韩张/江周/昊翔/林方:)本命cp不逆不拆

@共和国er
反正字丑-(¬∀¬)σ

淮山冻梨。:

大概是思追扶着夜猎受伤的金公子往回走的故事!
以为自己能凑十图的我真是太天真了,想要挑战微博画质的我也太天真了………(于是就来挑战lofter画质了是吗
上色太丑,其他的涂鸦也好丑,简直不敢放出来…
就先…这样吧(遁

【魔道祖师】涣若春冰释(CP:曦瑶)

卡斯特梅的雨季:

* 《魔道祖师》同人


*  CP:蓝曦臣X金光瑶


*  蓝大名字梗


 




蓝宗主的本名,是极少有人知道的。


 


世人只知他的字是曦臣,蓝家小辈和那些打心眼里仰慕他的仙门修士,皆是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泽芜君。他就像是一池春水,澄澈温煦,纤尘不染,似乎任何揣测和议论,都会搅了这遗世独立的宁静。因此他的名,虽是个谜团,却也无人想要去解。


 


而在蓝曦臣的印象里,很多年都不曾有人用那个字来唤他了。


 


在他幼时,特别喜欢母亲叫自己和弟弟的名。她是温婉的姑苏女子,讲起话来也是柔软绵糯,如江南三月沾衣欲湿的杏花雨。


 


清丽脱俗的女子缓步而来,翩若轻云出岫。她笑意盈盈,玉音婉转:“阿涣。”


 


这大概就是蓝曦臣儿时记忆中最美的景色了。


 


等到他稍微长大一点,便好奇地问母亲自己和弟弟名字的含义。


 


“阿湛的‘湛’字很好解,意为清澈。阿涣的‘涣’字嘛,你父亲和我取的是两种字义,一是盛貌,水势盛大为涣;二是散释,大德之人,建功立业,散难释险,故谓之涣,“她耐心解释道,“你父亲和我,都希望你们有朝一日能成为仙门中最出色的名士。“


 


年幼的蓝涣坐在她腿上,似懂非懂地点头。他很聪明,虽然母亲说的话不能全懂,却一个字不落地记下了。


 


母亲似是很满意地点头微笑,伸手轻揉他的头顶。闻到那阵若有若无的淡雅幽香,蓝涣忍不住又往她怀里钻了钻。她突然想到什么,又正色道:“不过,你的名不可教人随意唤,唯有至亲至近之人才可以。”


 


她怀中的蓝涣有些疑惑,仰脸望着母亲:“那什么样的人才算是至亲至近?”


 


“你父亲,我,阿湛,还有……”她眼波中尽是温柔,“你日后倾心之人。”


 




后来他和蓝忘机不负所望地成为了品貌过人的仙门名士,无论谁提及都说是皎如明月的谦谦君子,先后逝去的双亲却无缘得见了。


 


而再也没有人,会用吴侬软语柔柔地叫他的名。蓝忘机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同,不会拽着他的衣袖,撒娇地叫一声涣哥哥。长大之后更是一板一眼,端方有礼地喊他兄长。倒也谈不上生疏,只是少了那么一丝亲密罢了。


 


渐渐地,连他自己都快将蓝涣这个本名遗忘了。连着那些昔年的过往,一并尘封了起来。蓝曦臣原以为,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人再提。




他未曾想到,这谭池水后来仍是被人投进了一颗小石子,泛起圈圈涟漪,搅乱了他的心神。






金光瑶认祖归宗之后,虽在金家仍不时遭人冷眼,地位却远非从前可比。再加上他与蓝曦臣交情甚笃,整日里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入云深不知处。有段时间他干脆就宿在蓝家,客房是蓝曦臣特意安排的,离他的寒室并不算太远。


 


是夜,他们在蓝曦臣房中,与往日一样秉烛夜谈,不知怎地就聊到了名字。




“阿瑶的名字极好,名如其人。”




蓝曦臣浅笑着道。金光瑶坐在他对面,闪烁不定的烛火映着他的眉眼,如一副精心勾勒的画。蓝曦臣想,阿瑶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美玉,其他人却偏偏不懂他的好。


 


金光瑶亦是微微一笑,眼角眉梢却有种雀跃的欣喜,这让他看起来有几分孩子气,倒使蓝曦臣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白面翠眉的少年。


 


“二哥想来是在哄我开心,“他状似不经意地摇摇头,“再普通不过的字罢了,倒是二哥的,和你本人才是相配。”


 


曦臣,泽芜,和煦温暖,泽润荒芜,多好的名字。金光瑶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加深了唇边的笑意,忽而又想起那个长久萦绕在他心头的疑惑:“说起来,二哥的名我还不知。”


 


蓝曦臣闻言,却愣住了,这点细微的变化被金光瑶看在眼里,他有些犹豫,试探着道:“……可是不方便同人讲?”


 


就像是深藏于他心底的那个积满灰尘的匣子,突然被什么人打开了。蓝曦臣怔了片刻,摇头微笑道:“我的本名,的确只有至亲之人才知晓。”他见金光瑶神色微恙,忙补上后面的话:“对阿瑶,自然是说得。我的名,是一个单字‘涣’。”


 


金光瑶仍面露困惑之色,想来不知道是同音的哪个字。蓝曦臣也没多想,自然地便用左手拉了金光瑶的手过来,再以右手食指指尖代笔,一笔一划缓缓地在他手心写下那个“涣”字。




蓝曦臣的动作极轻,金光瑶觉得一阵酥麻从掌心直传到全身。蓝曦臣写好了,松开他的手,金光瑶却兀自盯着自己的掌心发呆,一句话也不说。


 


蓝曦臣见他这模样只觉可爱,又忆起方才肌肤相贴的触感,也是心头微动。他定了定神,笑着道:“阿瑶知道是哪个字了吗?”


 


金光瑶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涣……嗯,涣若冰释,如沐春风,真是好名字。”


 


也只有这样超然灵动,意境深远的字,才配得上他的二哥罢。金光瑶暗自赞叹的同时,心里还有些许隐隐的欢喜,二哥的名字,只有至亲之人才知晓,却唯独告诉了他。他唯恐这点小心思被蓝曦臣得知,但发自内心的喜色藏也藏不住,都写在了脸上。


 


蓝曦臣见他高兴,并不知道为何,但笑起来的阿瑶总归是好看的,比起敛芳尊曲意逢迎,三分真七分假的笑容,这种平日里不曾见到的神色还要更可爱些。于是他也高兴起来,之前那点伴随着昔年旧事的惆怅,此刻也烟消云散了。蓝曦臣温声道:“阿瑶既已知道了,今后如果想唤我的名,也未尝不可。”


 


此言一出,金光瑶却是有些惊讶:“唤二哥的名?这恐怕……”


 


蓝曦臣道:“无妨。我既唤阿瑶的名,那阿瑶唤我也唤得。”


 


金光瑶想了想,仍是微笑摇头:“总归不妥,人前我还是叫二哥。“


 


“也好,都随你。”


 


蓝曦臣是知道他素来心思缜密,顾虑甚多的。他随口一提,自然不会勉强。只是他并非真的随便说出口,方才金光瑶读出‘涣’字的时候,他有一瞬间失了心神。阿瑶的声音也是好听的,他轻启丹唇,舌尖微动,吐气如兰,只是一个单字竟被他念得有了些许缱绻的意味。




他想听阿瑶,再那样叫自己。




敛芳尊向来是巧言善辩,能说会道的,可此刻见自己的二哥若有所思,金光瑶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说什么。况且他心思,还在蓝曦臣的名字上。




蓝……涣,若是自己这样叫他的话,也未免太亲密了些,和二哥这个称呼的意味,又是不同了。蓝曦臣行事一派君子之风,自是觉得自己是他的义弟,关系亲近才会如此。但自己这里存的,却是另外一番心思。




金光瑶胡思乱想了一通,回过神来,起身道:“快到亥时了,二哥也该休息了,我这便回房。”


 


“阿瑶,”蓝曦臣见他转身欲走,亦下意识地站起身,开口叫住他。他觉得今夜的自己行事有些鲁莽,像是被什么妖物勾去了魂魄。但蓝曦臣也顾不得这许多,他只知道他有话要对阿瑶说,“我方才的话,其实是在骗你。“


 


“名字的确是至亲之人才唤得。但我却没说,这至亲之人究竟都是谁。”




金光瑶微微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除去我已故的双亲,忘机,便只有……”蓝曦臣平日里都是不温不火,此刻声音中却有些许不易察觉的急促,“我倾心之人。“


 


 “阿瑶,”他一字一顿,“我心悦你,你可知?”


 


金光瑶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一动也不动,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忽然,眼泪从他黑白分明的剪水瞳里落下来。




蓝曦臣一时之间有些慌了手脚,竟不像是平日里那个冷静沉稳的泽芜君了。他也猜测过金光瑶的反应,但却未曾想到是眼下的情况。他不知怎么办,只得将那人揽入怀中,试探着轻声唤他:“……阿瑶?”




“我原以为只有我对二哥……却不知二哥竟和我存了一样的心思,莫不是骗我的?”




金光瑶抬起头,眼中一片水色潋滟,听到他这孩子气的话,蓝曦臣不禁又好笑又心疼。




“我何时骗过阿瑶?”




他想了想,松开怀中的人,伸手绕到脑后,解下那条一指宽的卷云纹抹额,再拉起金光瑶的手,将抹额置于他掌心。他的动作异常温柔而小心,仿若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二哥……”金光瑶看他这一系列举动看呆了,忽而又眉眼弯弯笑出来。他眼角犹自挂着未干的泪痕,神情却乖怜带点狡黠,无端添了几分艳色,“二哥可要想好,抹额也送我,那便不能反悔了。”




蓝曦臣哑然失笑,笑他变脸如此之快。方才还哭得我见犹怜,现在就来和自己撒娇,一副得了便宜仍卖乖的模样。这样的阿瑶,让他喜欢得不得了。蓝曦臣温和地笑着,再度拥他入怀。动作仍是小心,力道却大了些,像是生怕怀中人会溜走。


 


“那阿瑶既然收了,怎么还唤我二哥?我不是同你说了我的名吗。”




金光瑶似是有些犯难,犹豫片刻,还是低声开口:“……涣……哥哥。”




蓝曦臣只觉心头一动,像是有鸟的羽毛在轻轻撩拨,痒得很,又酥酥麻麻。他低头,亲了亲金光瑶眉间那一点鲜艳欲滴的朱砂。




“阿瑶这样唤我,我很喜欢。”




他恍惚间忆起母亲的话,这名,唯有至亲之人才唤得。母亲唤他时总是用家乡绵软的方言,温柔缱绻如春日细雨。那是他儿时记忆中的画卷,有双亲,弟弟,云雾缭绕的云深不知处,和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




而阿瑶唤来,却是不一样的。他说不出究竟哪里特别,只觉得满心欢喜,像是要溢出来一般。




如今虽然这世间只有阿瑶一人这样唤他,但也足够了。




蓝曦臣这样想着,又将怀中至宝一样的人,搂得更紧了些。




 




 


=============想吃糖的同学看到这里可以关掉了============


 








 


蓝曦臣醒来时,发现自己在蓝忘机的静室。 




他起初有些迷糊,待稍微清醒了些,想起自己之前好像是来找蓝忘机的。见弟弟不在,便坐下等他,不知怎么便伏案睡着了。




蓝忘机正静坐一旁,面无波澜地注视着他,待他望向自己,方道:“兄长。”




蓝曦臣虽仍心存疑虑,却也明白了大概,苦笑着道:“我方才是做梦了?”




蓝忘机颔首道:“是香炉。不知是谁拿出来的。它能引人入梦,有身临其境之感,但并无伤害。”他见蓝曦臣神色有异,道:“兄长梦到了什么?”




蓝曦臣叹口气,摇摇头:“并无什么要紧的。下次记得收好。”




他记起来了,那的确是自己做过的一个梦。




阿瑶生前,原是不曾这样唤过他的。






Fin.






补一刀,蓝大佩剑名字梗。




蓝曦臣的佩剑,唤做朔月。




金光瑶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便觉得这名字和他的二哥,真是相衬。




一轮孤高的月,悬于夜空之上,隐于其中,那皎洁的流光,自己终是无缘得见的。




他这样想着,默默地将名字记在了心里。




他怎么会忘呢。后来就是这把剑,直直贯穿了他的胸膛。




#端午节快乐#
#ooc一如既往#
#喝醉后的张佳乐更惹人疼爱了呢#

端午节。霸图。

霸图众人不知所措的看着因为聚餐而喝高了的张佳乐——他正抱着宿舍的门醉生梦死bushi不肯进屋,脸上泛着的两坨晕红能见度很高。

明明是看起来再和谐不过的场景。

张佳乐对着门嘿嘿嘿的笑,一抬头看见了黑着脸的韩文清。

他拿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面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呢?想一会儿恍然大悟,抬手指着韩文清就喊

“我想起你了!你是太白金星是不是!”韩文清的脸更黑了。瞅着张佳乐像是要在他身上戳俩窟窿。

还没等后面人出来救场,他又指着张新杰——“太上老君!”尾音奇怪的打着颤,张新杰觉得自己需要一口奶。

张佳乐又指着林敬言——“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喘了好长一口气继续说

“那个戴着眼镜儿的皮卡丘!”林敬言一口老血憋在心口,说话不大喘气行!不!行!简直急死个人!(麻袋林大大你关注点是离家出走了吗!)

然而 喝醉了的·张·隐形傻白甜·佳乐 并没有打算放过后面的人,长大了嘴准备继续嚷。

还没等他说出来林大大就眼疾手快的和白言飞一起把他丢进了他的寝室床上。

阿弥陀佛张佳乐。笑着活下去吧就从明天开始——林大大在心里这样笑着说。
  

其实我是想说
太傻·张·你确定吗·新杰·金星
太白·呵·韩·收下我的钱包·文清·金星
太甜·完美·林·老师我错了·敬言·金星
的。
2333333乐乐你自求多福阿门
以及
节日快乐各位_(:з」∠)_

#逛三园高手#
#ooc出没#
#是粉不是黑#
#全是真诚#
#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凑一块去的#
#顺手刷一发喻黄。嗯还有双花#

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三个人一块儿玩逛三园
黄少天第一个喊,“逛三园”
喻文州接上,“什么园”
张佳乐难得安静的看着他们,“植物园”
黄少天看一眼张佳乐,笑他“大丽菊”
喻总盯着黄少天若有所思,“蒲公英”
张佳乐没动静。黄少天一边笑一边拿胳膊肘捅他“该你了该你了”
然后他们突然看见张佳乐指着黄少天笑的像个傻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凡,“怪我咯?”


   
 

占tag宣个组♡ 。以及咱们剧组主全职♡

#顺劳扩#   扩的小天使给糖吃
       
                 《九点》的灰姑娘城堡:#《九点》#
-“如果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和谁都无所谓了。”

  九点,九点

  当钟声再一次提醒你整点,灰姑娘还剩下三个小时。
   给我三个小时,还你一个故事。
   故事里有老友
   有我唱着老歌有你拎着老酒
  
-这位先生或者小姐,你愿意和我把这个故事写完吗?
 

                 《九点》的灰姑娘城堡:108022480
  ……………………………………………………………………
入群须知
1、组内不养闲人
2、进组请遵守本组规矩
3、这不是一个严厉的组但是是个认真的组
4、看群标签我们是要占领b站的
5、欢迎你入邪教
审核戳:2768267617
进群请先完善你的名片如【cv】xx 
你可以是画手,cv,后期,策划,写手,填词,翻唱等你要是入了组,就是一家人,相处可能会有矛盾还请互相多多担待

伞修段子x

#全职高手##伞修#
     叶修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回想梦里的情景。依稀记得梦里有个温文的少年笑着向他伸出手;带着他一起玩荣耀;一起看着屏幕上跳出的荣耀字眼相视而笑;一起窝在小小的房间里啃泡面;一起......乱七八糟的梦都定格在了最后出现的,车祸现场。  
    栗色短发的少年撑着伞眉眼带笑,对他说,就过个马路。
     然后他在梦里清晰可见飞驰而过的卡车撞向面前的少年,他想拉住他想大声呼救恨不得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他的。可是没用。没用。
    入目是满眼的鲜血。
    叶修在这满目鲜红之中清醒过来,愣了好久,下意识就想抽根烟冷静一会。摸到的却是一张,冰冷的,方正的账号卡。君莫笑。
    叶修惆怅的想,当初那个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人啊,怎么就那么没了呢。荣耀才刚刚开始,他还没有登上那个舞台。他怎么就......
   叶修感觉心口堵的慌,抽完烟换了个姿势躺下眼睛却一直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只依稀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呢喃说,
  人生的路还有很长,加油走下去吧,继续荣耀,只可惜没办法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只是这声音越来越小,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转过身继续抱着被子睡觉,所以他没看到,就在他的身边,身形修长眉眼温润的年轻人抚着他,渐渐透明消失不见。
   



无冕之王苏沐秋。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全职高手##战队拟人#
    私设如山。毒性微量x
    微草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不可阻挡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被双王扛在肩上的微草哭着问能不能把他放在灭绝星辰上,这样咯的慌】
    霸图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霸图小心翼翼想问问副队能不能换个姿势继续站着,十年了一动不动挺难受可看见自家队长后他安静的交出了钱包。霸图委屈的表示这是最后的积蓄了。】
    蓝雨
    我们还有许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蓝雨一遍心里吐槽自家队长立的一手好flag,一遍委屈的吹着电风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热啊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副队附身了有木有!!!!!!!!夏天和秋葵一样不招人喜欢有木有!!!!!!!想要白斩鸡啊真的特别想!!!!!】
   轮回
   子弹所及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轮回安详的窝在训练室看大家练习,一遍在心里狂刷屏:今天的队长也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呢!今天的副队也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呢!今天的杜明也是一如既往的暗恋的柔妹子呢!哦今天的孙翔。。。。。。今天的大家还是那么努力啊。感慨完的轮回顺手喝掉了一瓶据说是从呼啸寄过来的六个核桃,笑眯眯的看着大家继续练习】
    兴欣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兴欣坐在二楼训练室的电脑前,一遍嗑瓜子一遍看着大家训练。他瞟一眼对面,哦和往常一样叶修和魏琛在互喷垃圾话,方锐不时插两嘴然后三个人开始互相攻击。沐橙姐笑着应该是在看电视剧。还和旁边的老板娘偶而讨论剧情包子不知道带着罗辑和安文逸在干嘛。三个人蜷在角落和莫凡说着什么。兴欣笑着吐了瓜子皮,继续往嘴里塞话梅。乐呵的在心里想:这家伙们为了冠军就这么练习也真是。啧】
   


顺便说一句拟人的吐槽和上面关于战队的话是完全没有关系的hhhhhhhhhhh.
应该还有其他战队xhhhhhhhhh等我想起来再说吧